回主页

 

三.寻找曹操的Y染色体

 

1.复旦大学无法回避的课题:

 

2009年岁末,河南省安阳市宣布发现了曹操墓,出土了3具尸骨,其中男性遗骸测定年龄在60岁左右,河南省的考古队据此推定男尸就是曹操。消息一发表,立即在国内舆论界掀起关注热潮,但质疑者甚众。在这之前的近十年中,复旦大学的生命科学学院的分子人类学家们,已经就中国人的起源和对中国人的“Y染色体群体”发表了不少研究论文,有些还获得国家科技奖项。因此,鉴定“曹操”头骨真伪就成了复旦大学无法回避的课题。为此,他们和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共同开展了此项研究。

 

2.从哪里开始?

 

就象杰弗逊亲子问题一样,只要找到曹操的子孙,就有可能找到曹操的Y染色体。全国曹姓人口约七百多万,他们哪些是1800年前那个曹操的子孙呢?显然,唯一的办法是寻找曹氏家谱。很幸运,他们在上海图书馆找到了 118件曹氏族谱,通过这些族谱,找到曹操后裔的家族就变得可能了。可喜的是研究人员得到了这两系后裔的支持,取得了280人的血液样本,为这个研究铺平了道路。

 

3.研究的结果:

 

复旦大学的实验室对这些重点样本进行Y染色体的全序列测序,发现6支声称他们是曹操后裔的血液Y染色体含有M268标记,在国际基因组织公布的父系图中,属于O2类单倍群。染色体DNA样本中,祖先的交汇点在1800-2000年前,这一时间段与曹操生活的年代相吻合。由于这些家族分布在不同地区,如果这些家族的族谱都是伪造的,他们来源不同而单倍群类型相同就只能是巧合。两个事件同时发生的概率是两个事件单独发生概率的乘积。因此,两个家族同为M268-O2单倍群Y染色体的概率为5%,出现6个分布在不同地域的曹姓家族单倍群类型相同的概率为六个5%相乘,为千万分之三。这意味着造假的可能性为千万分之三,由此在法医学上可以认证说他们是真实的。因此,从曹操后代的DNA编码寻找出了曹操的DNA编码。

 

 

 

曹鼎的牙齿

 同时,课题组发现, 坚称自己不是曹操后代而是曹参后代的8个家族的Y染色体,没有M268标记,却有002611标记,在单倍群划分上属于“O3a4”单倍群。曹参后代的DNA证明,他们和曹操没有血缘关系,因此曹操不是曹参的子孙。这样一个千古疑问,却很轻易地解答了,血液中隐藏的密码证实曹操在伪造家庭历史,虚构权贵出身。

4.曹鼎的牙齿给研究结果以认证

   如此,可以从曹操子孙的DNA编码和曹操的骨骸DNA编码进行对照了,然而,却遇到了阻力。河南省考古研究部门坚称安阳古墓中是曹操骨骸,也说“没有什么不可以进行DNA检测”,但就是不同意从骨骸中提取微量的检测样本。该项目组只有转而向安徽省方面求助,他们得知安徽亳州曹氏宗族墓地曹鼎墓中曾出土过一颗曹鼎牙齿,最终在堆放杂物的库房中一个信封里找到了它,并成功提取了DNA样本。曹鼎是曹腾的弟弟,是曹操的叔祖父,根据Y染色体遗传理论,他的Y染色体应该和曹操的一致。经检验,曹鼎的Y染色体果然属于O2单倍群,有M268标记,与现代的曹操后代Y染色体标记相符。这就是说,通过曹操现代人抽血检测得出的结论完全正确,曹操Y染色体DNA的标记得到了确认,这种由现代人去追寻祖先的方法,也得到了又一次的认证(参看论文:“Ancient DNA of Emperor Cao Cao's granduncle…”20135 www.nature.com/jhg)。其实,提取一毫米直径微量的骨样,并不会损坏骨骸,人们不禁要问,如果安阳古墓中真是曹操骨骸,为什么不敢进行DNA验证?

 

也许有人认为,去证实一千多年的骨骸是否是曹操的,没有什么大的意义。然而,可以看到,分子人类学的研究方法:从现代人的DNA编码去追寻人类祖先的道路,是十分科学的,是无法否认的,更是依靠骨头比对所无法比拟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