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网导读2:我们凭着什么倾覆进化论?


客观地说,进化论诞生一百多年来,经历了无数的争辩,每次都以进化论的胜利告终。因此,进化论在生物科学界,被认为是无可争辩的真理。

 

人们不禁要问,你们凭什么可以倾覆进化论?

 

我们的回答是:仅仅凭着两件简单的武器,这就是DNA编码和中学级别的数学。DNA编码来自基因银行(美国NBIC GenBank);数学是指数、对数运算和骰子理论。

 

就人类而言,DNA编码包含着人类全部的遗传信息。是DNA编码承载的“物质的遗传信息”决定了人体和人体生理特征;“非物质的遗传信息”表达出人的聪明、智慧等特征。DNA编码表达的事实,和进化论完全对立。而数学是DNA解码的有力武器,因为数学能最深刻、最直接地表明哪些是不可能产生的假说,哪些是必然发生的事实。

 

“数学不是理论的构建者,也不是假说,但是,它却是理论和假说的法官、是理论和假说必须服从的裁判者。没有数学的认可,既没有规律可以遵守理论也得不到解释。”( 美国数学家、天文学家,本杰明·皮尔斯Benjamin Peirce ,1809 1880

neither is it the framer of theories, for it is not hypothesis; but it is the judge over both, and it is the arbiter to which each must refer its claims ; and neither law can rule nor theory explain without the sanction of mathematics.

 

因此,“数学是科学的女皇”(德国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,高斯Carl Friedrich Gauss 1777-1855)。

 

我们使用的数学范围:

1.指数运算:(a٠b)n=an ٠bn ; am٠an=am+n

2.对数运算:logaN=b

2.骰子理论概率:硬币(两面体)P=1/2n ;

    DNA 4态码(或4面体)P=1/4n


. DNA 编码序列终结了进化论

 

1.依据DNA编码,用数学计算出了“Y染色体亚当”

 

从数学谈起:

如果我有意地将729个硬币排成一个序列,例如前3个为正面向上,下一组3个背面向上,如此交替排列。然后,请你将729个硬币随机地排成一线(将你的眼睛蒙着,再戴上手套),你能在多少次的随机地排列中,得到一个机会:恰巧排列成为我预先排成的序列?

 

答案很简单,是2729次方次:2729。或者是平均每排这么多次,才会有一次得到这样的序列。

 

谁能告诉我2729这个数字有多大?这个数字之大远超过你的想象。

 

2729 =28×10218

 

这个数字是28后面有218个零,只有你随机排上这样多的次数,才有机会形成一次预定的序列。

2729这个数字是28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次(28个亿字)。

 

那么,每一次的机会是1/28×10218),如果仅仅只给你一次的机会,你认为可能排成预定的序列吗?

 

你会问,这和“亚当”有什么关系?

 

在人的Y染色体的ZFY基因中,有一段729DNA编码序列。全世界男人都有,而且序列是完全相同的,这个编码序列被称为“亚当标记”(见本网第1节)。

DNA是“ATCG”组成的4态码序列,729DNA编码序列可以形成的组合是:

4729=8×10438

这个组合数目远远超过上述硬币的组合,是8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(总共54个亿字)那么多。

 

如果只给你一次的机会,让你随机地排列DNA4个字符,去形成“亚当标记”序列,那么,这个可能性是:

P=1/8×10438=0.125×10˗438=0.000000……(中间4380)000125

这几乎为0了。

 

也就是说比排硬币还要难上2857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(27个亿字)倍。

 

如此,我们可以肯定地说:全世界男人的这个“亚当标记”序列,只可能是从一个原始的序列复制出来,不可能随机地形成另外一个这样的序列。

 

这就给“亚当理论”做了一个数学的解答:它否定了通过随机进化产生另一个男人(刚好有这样的729个字符序列)的可能性,证明了全世界人有一位最早的老老祖父:那位“Y染色体亚当”。全世界男人Y染色体上的“亚当标记”,都是由他的染色体上复制出来的。

 

DNA编码标记和数学两个基点,来论证“亚当理论”,是由我们首次提出的论证方法。如果否定这个结论,必须否定这个729字符序列和否定基本的数学理论,这两个基点谁能够否定呢?

 

这个基于DNA编码和数学的结论被验证过吗?回答是肯定的:验证过!而且已经被百万以上人们的DNA样本所验证。

 

最重要的验证是:12,127男性的Y染色体DNA样本,证实东亚的现代人全部都是“源于非洲Y染色体亚当的后代”,中国人谁也不是北京猿人的子孙(见本网第4节,第二页)。从1995“亚当理论”建立以来,所有对Y染色体样本标记的检测中,都证实了这个结论的正确性。第2节中2-6 人类的父系树图谱,就是建立在“亚当理论”之上,它经受了上百万个DNA样本的检验,证明是正确的。

 

北京猿人是中国人的祖先,这一个基于进化论的错误结论,已经羞愧得无地自容了。

 

2.依据DNA编码,用数学计算出了“线粒体夏娃”

 

1981年,剑桥大学的医学专家们,选择一个普通欧洲人的线粒体DNA样本进行检测,确定线粒体是由16569DNA编码组成的环状序列。40多年来,全世界的医学专家都是以此为比较样本。证明无论哪个种族或个人的线粒体,都是基于这样的序列。而且全世界人的线粒体DNA,在99%以上位点上的编码,都是相同的。仅仅在不到1%的位点上,由于突变产生了差异。1987年,依据全世界人的线粒体DNA的一致性,进而提出了线粒体“夏娃理论”:全世界人,都是20万年前一位女人的后代。

 

这个理论同样经受了上百万人类线粒体DNA样本的检验,证明是正确的。

 

在这里,也可以依据DNA编码,用数学“计算”出“线粒体夏娃”。由于至少在16400个位点上,全世界人线粒体DNA编码都是相同的。因此,也可以用前面的数学方法,证明随机产生这样的DNA序列,是不可能的。除了其概率极小以外,由于不存在有许多人拥有第二个类型,就像掷骰子,只有抛掷一次的机会,因此,抛掷一次就随机产生相同的第二个序列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
 

随机概率P计算:

P=1/416400

P=1/416400=1/64亿亿亿………亿)(共有1234个亿字)

(计算方法见注释)

 

这个近乎为零的可能性,已经表明了这样的事件是不可能产生的。因此,全世界人的线粒体DNA是来源于同一个“版本”。

 

3.依据DNA编码,用数学计算出了人类的“起始源个体”(“科学夏娃出自科学亚当的理论”

 

可以看到,在Y染色体和线粒体DNA上,证明全世界人起源于一位共同的老老祖父和一位共同的老老祖母,这是“科学女皇”给出的判决书。

 

那么,在人类22条常染色体上有没有这样的序列呢?不但有,而且很多。在本网的附录中,我们给出了8个常染色体上的标记序列,它们都是直接从基因银行中摘取出来的。首先,来看一看位于1号染色体 “CHRM3基因”DNA编码序列(见网页,附:基因银行的DNA编码资料:“人1号染色体标记,1767个编码”),从分子人类学的角度来看,它就是一个DNA编码标记。

 

我们列举的这4个人的序列,是在不同年代由不同的研究者,提供到基因银行的编码资料。表明这4个人各自的基因编码序列,有1767个编码准确的符合。如果这是随机产生的结果,我们可以用数学计算出随机产生概率:

 

P=1/41767

这个概率比产生“Y染色体亚当”的概率还要小很多。

 

我们偶然在基因银行中,发现存放的7个人的血栓调节蛋白(Thrombomodulin)基因DNA编码序列(位于20号常染色体上),样本的2494DNA编码,相互之间只有一个编码的差别。这些样本来自不同的年代、不同的研究人员和国家,为什么编码是这样一致呢?这显然不是随机进化形成,进一步证明了编码是来自一个“起始源头的DNA编码”的结论。

 

如果考虑附录中全部8个常染色体上的标记(不包含Y染色体上ZFY基因的编码),这个随机产生的概率更加小得惊人了:

 

编码的总数有9825,可以合并计算的概率为:

P= P0 ×P1 ×P2×P3×P4×P5×P6 ×P7=4-789×4-2494×4-1767×4-506×4-1099×4-1327×4-1125 ×4-718=4-9825  P01号常染色体上的“第一标记”)

 

这个总随机产生概率值之小,已经无法以文字来表达了。按照这个数据,随机产生的可能性,几乎就为零了。请不要忘记,由于没有例外情况存在,还必须一次就随机产生这样的结果,那更是万万万不可能了。

结论是:全世界人常染色体DNA编码序列,只可能来自一个“原始个体人”、来自他全部常染色体上的“原始编码序列”。其他任何人的编码序列,只可能是这个原始编码序列的复制品。不可能随机地产生另一个人,在他(或她)的常染色体上,有和这8DNA编码标记完全相同的序列。

 

在本网的附录中列出的人类7个常染色体上的编码序列(以及其它生物的序列),都是直接从美国国家生物信息中心的基因银行(GenBank)中得到的。我们对每一个序列的每一个编码,都逐码进行了比对。而这些序列,仅仅是全世界人常染色体上相同序列的极小一部分(参看导读1关于基因编码SNP的分析)。数以万计的基因DNA编码一致性,更是对这个结论有力的支持。

 

总之,人类的常染色体,全部来自一个源头。这是“数学法官”的判决,你不得不服从!

 

另外,从不同人的染色体样本比较上可以看到,人类繁衍过程中可以改变DNA编码的两个元素—突变和减数分裂的“联会”,并没有破坏常染色体上一些“DNA标记”序列的一致性。虽然在“联会”过程中,父母双方的DNA编码有所交换,但是,仍然使DNA编码序列的差异,保持在很小的范围。

那么,我们可以做什么样的进一步结论呢?

 

这个结论就是:人类的常染色体完全是出自一个最早的“源个体”(一位最早的人)。全世界的人,都是他的子孙。全世界人的常染色体,都是从他的常染色体复制而来。

 

那么这位最早的人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呢?由于只有男人才有全套的染色体(122号常染色体和XY染色体),所以,可以肯定他是男人。

 

由于男人和女人的常染色体是一样的,因此,女人是出自那个男人。我们可以给这个结论一个名称,套用“亚当理论”和“夏娃理论”,我们称它为:“科学夏娃出自科学亚当的理论”。

 

这的确太令人震惊了。但是,这些结论是出于人类自身的DNA编码,是出自数学的“裁判”。编码和数学否定不了,这些结论就否定不了。谁能否定得了呢?

 

这些不是出自宗教,也不是出自科幻,是实实在在的科学。这里没有高深的理论,仅仅是存在于你我身体中的DNA编码和初级水平的数学。然而,这些结论,进化论能否定得了吗?是DNA编码真真实实敲响了进化论的丧钟。

 

(以上内容在第2节、第6节、第9节有详细的阐述)

 

二.人和黑猩猩共祖的理论完全是虚假的设想

 

有人说:人和黑猩猩共祖,人和黑猩猩的基因有98%相同,人的2号染色体是黑猩猩两条染色体的融合等等。只要你认真地检索和分析,就会发现这完全是虚假的设想或误解。

 

1.每一条染色体是一个DNA编码的序列

 

19世纪末,人们就知道细胞中存在着染色体。但是,直到上世纪50年代,凭借高倍显微镜,才确定在人类的细胞核中,有23对(46条)染色体。与此同时,美国生物学家詹姆斯·沃森(James Watson)和英国生物学家弗朗西斯.克里克(Francis Crick发现了染色体中的DNA双螺旋的结构,从此,打开了“生命之谜”,开辟了由人们自身中的DNA,去寻找遗传信息实质和传递秘密的道路。

 

我们在上面所讲的那些标记序列,都包含在染色体的DNA条码上。这样多的编码,排列在长约几厘米的染色体上,又缩卷为几微米大小。46条染色体,全部藏身于小小的细胞核之内,承载着绝大部分的遗传信息(还有少量的遗传信息在线粒体DNA编码中)。这个科学所表达的奥秘,实在令人惊叹。

 

DNA编码序列是十分严格进行编织的,在某些重要的位置上,只要有一个字符发生错误,就可能产生严重的疾病。所幸,在细胞的分裂中,有准确的复制机制,这样,才保证了在生物一代代的繁衍中,DNA的序列基本保持不变(参看本网第2节,第3小节)。

 

由于全世界人都来自一个起始的男人,才使得全世界的男人和女人的染色体序列,虽然历经上万代的繁衍,也仅仅只有千分之一左右的差异。在人类的染色体中,有一些DNA片段序列,全世界人都非常一致,我们称它为“固有标记”(见本网附录)。因为这些“固有标记”不可能随机产生,所以,它们必然是来自第一个男人的DNA序列。这些来自DNA编码序列的结论,是和进化论完全对立的。是进化论者不能接受的,却又是无法反驳的科学事实。

 

2. 染色体数目的差异是猿进化成人的鸿沟

 

进化论认为人与黑猩猩是共祖的。因为人进化了,而黑猩猩没有进化,所以在600多万年前分道扬镳。按照这个假定,这共同的祖先(古人猿)就应该是和黑猩猩(包括猩猩、大猩猩和红毛猩猩)一样,有24对染色体。

 

进化论者必须面对,24对染色体的古人猿与23对染色体的现代人之间,存在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:染色体对数的区别阻断了古人猿进化成人的可能性。达尔文认为进化是“无数的、连续的、轻微的变异”(by numerous, successive, slight modifications)渐变形成的,而染色体对数的差别,成为了靠着“渐变进化”无法跨越的鸿沟。就像不可能去商店购买47.99个鸡蛋,染色体条数同样不能以非整数存在,因此,不能有染色体条数的数目一点点地渐变。例如不可能在48 (24)染色体和46条(23对)染色体中间,存在着47.9947.9847.97… 等染色体条数的、渐变过程中的猿人。

 

达尔文在“物种起源”中说:“徜使能证明有任何复杂器官不是经过无数的、连续的、轻微的变异形成的,那么我的学说就要完全破产。但是,我还没有发见这种情形。” (中文版 第72页)

 

人类23对染色体集合的细胞核,可以说是一种基本的、微小的“复杂器官”,也是所有器官构成的核心。恰恰它就是“不可能”从古人猿的24对染色体的细胞核“经由无数、连续地、微小的变异而形成”的。24对染色体的各种器官,也都不可能如此地“进化形成”23对染色体的器官,难道不是这样吗?

 

达尔文没有发现是十分合理的,因为他没有高倍显微镜。但是,达尔文的这句话,很客观地为他的理论留下了余地。今天,他留下的余地被应验了,结论是:他的“学说就要完全破产”了

 

3.骤变产生“23对染色体人始祖”的假说

 

面对进化论无法解决的染色体鸿沟问题,有人重新提出了物种产生的“骤变论”,认为是古人猿的染色体发生了骤变,24对染色体瞬间变成了23对,产生了两个23对染色体的现代人男女始祖,并以此跨过了染色体对数的鸿沟。

 

人类的2号染色体由黑猩猩的2A2B染色体合成的这一假想,经常被人们用来作为融合的根据。黑猩猩的染色体编号,应该和其他生物一样,按照染色体的长度来命名。最长的一条,应该是1号,以后按长度编号递减。为什么命名为2A2B呢?因为他们认为就是这两条染色体,融合成人类的2号染色体。

 

然而,很多提出这个假想的人,他们甚至不能确定哪两条黑猩猩的染色体是2A2B2011年以前,他们确定的2A2B,按长度排序,应该是黑猩猩的12号染色体和13号染色体。并言之凿凿,说这两条染色体的长度加起来与人类2号染色体长度相近,两条染色体是头对头的融合。而且说它们上面的基因,是和人类2号染色体上的基因排列非常相应。

 

2011年,“黑猩猩测序与分析联盟”发布的测序图,又是另外完全不同的两个染色体成为了2A2B。从长度上看,2B249,660,250个碱基对,编号应该是1号常染色体(参看第7节,图7-4和图7-5);2A116,634,913个碱基对,编号应该是14号常染色体。和以前他们提出的假想区别太大了,这怎么来解释呢?按照这个新假想,黑猩猩的2A2B两条染色体要融合成人类的2号染色体,就要丢弃3分之一的染色体长度。从现代医学理论来看,这样产生的病态黑猩猩根本不可能存活。至于同时产生完全相同染色体组合的一男和一女的两个人,更是不可能的。

 

提出融合假说的人,认为2号染色体上有一个融合标记(一个789DNA编码,见附录中的“第一标记”)。如果我们要问,怎么能同时“融合”而成一男、一女,他们在2号染色体同样的位置上,有完全相同的789DNA编码的序列,这个随机产生的概率有多少呢?从数学概率上看,是万万不可能的。

 

在古人猿群体中,同时“融合产生”一男一女可能性,我们已经在第7节的分析中,用数学给出了解答。再加上这个概率的限制,就可以完全否定“通过染色体融合”产生现代人的假想了。

 

至于“人和黑猩猩共祖”,“人的基因和黑猩猩98%相同”等等谬误,在本网第8节 中“人和黑猩猩真的共祖吗?”有详细的论述,这里不再赘述。

 

. DNA包含信息之浩瀚VS进化论在认识上之肤浅

 

一个人是从一个受精卵开始的,受精卵中有来自父亲的23条染色体,还有来自母亲的23条染色体和母亲的线粒体。是这46条染色体和线粒体中包含的遗传信息,构成了我们各自的生理、体型和面貌。这些遗传信息是什么?那是来自父亲染色体中30亿DNA编码以及母亲染色体、线粒体中30亿DNA编码。看起来,它们很像电脑软件的编码,不同的是DNA4态码:ATCG,电脑是2态码:01

DNA的编码,决定了人体的一切特征。你细胞中的60亿DNA编码,编制出了你;我细胞中的60亿DNA编码,编制出了我。无论你、我来自非洲、亚洲或欧洲,在我和你各自的60亿编码中,序列是完全一致的,仅仅在千分之一的位点上字码有所不同。例如在某个点上你是‘A’,我是‘C’,就这样区分了我和你。从这些意义上来看,我们全部是DNA编码下的人。从全世界人的DNA序列那样一致,可以看到我们有共同DNA编码人的源头。

 

让我们来看一下我们的DNA中有多少信息:

对于我们的DNA,考虑22对常染色体DNA的一致性(其实来自父、母双方的常染色体,各包含有不同的遗传信息。但这个DNA差别,占常染色体全部DNA的数量比例很小),那么人类DNA遗传信息至少由30亿的4态码构成。

可以看到,我们身体中DNA编码包含的信息量是多么巨大,这也正是我们生命的无限奥秘所在。就如认识浩瀚无比的宇宙那样,认识我们体内的DNA编码也将是一个遥远的、浩瀚无比的探索。与此对比,出于进化论的那些结论,是多么浅薄啊!

我们身体中,包含这样浩瀚的秘密,却又是那么彼此的一致,这又是另一个让我们惊叹的奇迹。

2006年美国国立人类基因组研究所(National Human Genome Research Institute-NHGRI)发布的报告说:

 “在20034月,当研究人员完成了人类基因组计划的最后分析,他们确认,三十亿个碱基对的遗传字母,在每个人身上都是99.9%的相同。这也意味着在这个星球上的个人的DNA差异,平均只有0.1%。”。

 

以后又进行了1092个人的基因组测试研究,这个项目的测试样本,来自世界各地,并且包含男女各半。类似的研究还有东南亚100个人基因组的测序。2012年前后发表的这两个报告,都证实这个结论是正确的。(见本网第6节)

 

我们可以将这个结论比喻为一本1000页的厚书,我们每一个人身体中的DNA编码 全部写在各自的这样的书上。如果每一页有2000个字,那么不同人的差异,仅仅在每一页上平均有两个字的不同。其它各行上,每一个字都是相同的。全世界的“70亿本书”,都是这样的。如果有人声称:“我的这本书,和其他人没有关系,仅仅是另一个作者‘一不小心,随机地写出了’这样一致的书”,你会相信吗?

 

22条常染色体的DNA编码,占30亿编码的93%。可以说,这本书有930页,男女没有区别。由此来看,男女的常染色体必定出自唯一的一个源个体,这个结论是不可能被“随机产生”的理论所能推翻的。人们不是都熟悉和承认亲子鉴定吗?从DNA编码去寻求人类的源头,实质就是DNA亲子鉴定的延续和扩展,寻求到的这个全世界人的“始祖”,就是从你我血液中作出最终鉴定的结果。

 

四,依据DNA编码,用数学计算出来的“物种起源”

DNA编码不但是人类的遗传信息,同时也是一切生物的遗传信息,这一点已经是不争的事实。如果从DNA编码看到了全世界人是来自一个起始的个体,那么,在其它生物的起源上,是否也是如此呢?回答这个问题不是凭着想象,依然要从DNA编码和数学解码中,寻找答案。

 

1. 黑猩猩也出于唯一的“一对父母”

 

NCBI(美国国立生物技术信息中心)GenBank信息库中,我们找到了4组黑猩猩DNA的编码资料。它们是ABO基因(ABO blood group gene, exon 7)的一段DNA序列,该基因位于黑猩猩第9号常染色体长臂的第3区第4带上。

 

在这组资料中,有4个来自不同单倍群的黑猩猩DNA样本。它们的468个碱基字符序列高度一致,仅仅只有一个点的差异(见本网附录)。它们也出自唯一的“一对父母”吗?从数学上给出的答案,是肯定的。

如果以随机方式产生这468个字符的序列,其概率值P为:

 P=1/4468=1/(5.8×10281)=0.17×10-281=0.00000(中间共有2810)17

 

在数学概率理论上,完全可以确定:这是不可能随机发生的事情。

 

2.牛和猪也有自己的老老祖母

 

目前获得生物DNA序列要花费不少的人力和经费,因此,仅仅在人的DNA序列中,有较丰富的资料。对于其它动物,往往大多进行较为简单的线粒体DNA分析。

 

在本网第10节中,我们给出了关于美国野牛和杂交黄牛的线粒体DNA序列和现代猪线粒体DNA序列的研究报告,其结论是:它们都有各自的母系共同祖先

 

3.小麦和水稻也出于各自的起始个体

 

和动物一样,从植物染色体的DNA中也可以看到,它们也是出于各自的“起始个体”。这些,在第10节中有详细的叙述。

 

从上面生物DNA编码序列的解码分析中,可以看到,生物都分别起始于各自的起始个体,彼此没有进化的联系,是实实在在的“各从其类”。这是一个基于DNA编码的、新科学的物种起源学说

 

五.“D后生物学”VS.D前生物学”

 

在认识DNA编码之前的一百多年中,生物科学的很大一部分内容,都是在进化论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。我们可以将这一时代的生物科学,称为“D前生物学”(真正认识DNA编码之前的生物学)。在这个时代里,一代代生物学者都在传承着进化论指导下的生物学理论。因此,如果基于“D前生物学”的思考,是不可能去认识进化论的错误,更不可能去否定进化论。这就像一个人不可能抓着自己的头发,将自己提起来一样。

 

然而,科学并不跟随人的意志来转移。DNA编码的发现,无情的粉碎了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古老进化论。DNA编码显示出的一些结论,和进化论的“核心假说”完全背道而驰。人类和其它生物的DNA编码,呈现极其一致序列的事实,打破了进化论的“随机变化”前提。生物染色体对数的差异,成为物种通过“连续的、轻微的变异”形成新物种的鸿沟。在这两个最基本的支点被拔出之后,进化论已经无立锥之地。

 

DNA编码出发去重新认识生物内在的秘密,给古老的生物学,注入了新的生命,一个“D后生物学”必然会建立起来。在这个新的生物学时代里,最迫切的任务,是去掉进化论的枷锁,而DNA编码和数学,是倾覆进化论的最有力武器。

 

读者可以查询,在所有进化论的网站上,在所有持守进化论的精英们—那些进化论的金犬、银犬们的著作中,没有一个敢面对“DNA编码序列极其一致的事实”,或去面对“染色体对数的鸿沟”。他们也从来不敢面对“亚当理论”和“夏娃理论”,不敢面对北京猿人不是中国人的祖先,以及尼安德特人不是欧洲人的祖先这些结论。

 

DNA面前,他们只能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论:什么“随机突变是进化的动力”,什么“基因飘移”。再就是用BLASTBasic Local Alignment Search Tool,一种DNA盲目的比较方法)得出的DNA片段98.77%相似的结论,包装成“人和黑猩猩的基因有98.77%相同”(见本网第8节)。

 

还有一些并不真正懂得进化论的学者,用他们的骤变论来维护进化论。但是,仔细推敲之下,他们的一些说法,仍然全部都是谎言(见本网第9节)。

 

面对DNA编码和数学分析的武器,进化论者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。

 

令人可悲的是,当“D后生物学”时代已经来临的今天,进化论依旧是目前生物界的统治者,进化论的学者依旧把持着话语权。他们用各种手段,坚持让我们的孩子们接受这个假科学的教育。

 

事实上,进化论已经成为生物学发展的枷锁和阻力。在进化论指导下,还发展出一些滑稽的学科,例如“分子进化学”。“分子进化学”的重要立足点是“人和黑猩猩”共祖,但是,又有谁证明了“人和黑猩猩”共祖呢?

 

总之,生物界的学者们,必须面对科学显示的真实,“是”就是“是”,“不是”就是“不是”。一个“D后生物学”的新时代已经来临!这也是生物学上的一场革命。基于DNA编码的“D后生物学”,必然取代以进化论为基础的“D前生物学”!

 

 

六.没有高深的理论,只有无可争辩的事实

 

当您读完本网的全部内容后,就会发现这里没有提出什么高深的理论,更多的是人类血液中DNA编码的事实。引用的生物学理论主要是染色体的数目、减数分裂和突变。证实全世界人的DNA编码来自唯一的一个源头─一个男人的DNA编码。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结论,仅仅是依据高中的数学和取自基因银行(GenBank)的编码得到的结果。

 

也许有人会说:是你们有意挑选了特别一致的基因DNA编码。我们的回答是:这是不可能的。在基因银行中,存储有数以万计人类基因DNA编码的样本,如果不经过逐个编码的比较,就不可能得知各样本DNA编码不相同的个数(SNP)。例如我们附录中编码最多的基因Thrombomodulin的序列,是在一篇有关遗传病理学(Associated Hereditary Pathologies)的研究报告中,提到了这个基因。于是,我们就在基因银行中,找出了包含这个基因全部编码的资料(7个样本)。除了用利用分子生物学的电脑软件进行对比外,还直接逐个编码进行了对比校核。对比之后,才发现这7个包含有2,494个编码的序列,它们是那样的一致,相互之间,只有一个编码的不同。这7个人的样本送交基因银行的时间,最早是1995年的元月,最晚的是20145月。它们是由不同国家的研究团队提出的。这个基因位于第20号常染色体的短臂上,如果它们不是由同一个源头复制出来的,它们能在随机的情况下,突变成这样的一致吗?

 

也许有人会提出:你们的理论需要由专家们鉴定。我们的回答是:可以证实我们结论的专家实在太多了!每一位中学的数学老师,都可以证实我们引用的数学公式;每一位生物学老师,都可以证实我们引用的生物学理论;每一位高中学生都可以从基因银行调出我们附录中的DNA编码序列,进行逐个对比。每一位认真阅读本网的读者,都可以成为我们的审判官。因为这里“没有高深的理论,只有无可争辩的事实”。

 

我们也欢迎所有生物界的专家、教授们前来挑战,让我们一起来诚实地寻求生物学上真实的科学。

 

注释:

 

对数换底计算:P=1/416400=1/232800LgX=Lg232800),LgX=32800Lg2

查对数表得 Lg2=0.3010LgX=32800X0.3010=9872.8

X=109872.8109872.8次方) X= =64000000.64后面98720,)

P=1/416400=1/232800=1/64亿亿亿………亿(1234个亿字)